俱乐部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精英俱乐部 > 期货杂谈区 > 详情
1#
投资者对股息期货兴趣渐浓 查看887回复0

山人

积分:2385

 

   在当今经济增长缓慢和低通胀的环境下,企业发展面临诸多挑战,而股息越来越被关注。美国10年期国债低于2%的利率,使投资者对标准普尔500公司的分红更感兴趣。股息也可能提供一个温和的、对冲潜在名义GDP增长率变化的工具,以应对意外的经济减速。

  股息的主要驱动因素是企业利润增长和支出比率。从经济角度来看,投资者从企业全年经营中应该期待获得的股息,可以定义为以下公式:总股息=名义GDP×企业利润占GDP的百分比×平均派息率。

  也就是说,股息总量在计算方法上,是由名义GDP、企业利润占GDP的百分比和平均派息率决定的。

  此外,股息是对股票市场估值的最权威方法的关键组成部分之一。该方法实质就是股息贴现模型,它认为股票估值是(或应该是)等于未来股票红利的贴现值。

  市场预期经济增长缓慢将影响股息  让我们首先通过嵌入股息期货市场的信息,来关注在人们的期望中,这个市场现在是怎样定价的。

 

  2020年12月,对标准普尔500红利进行定价的期货价格点位为49.85指数点,而2016年12月则是45.6点。这意味着在这四年中, 存在着一个适度的2.2%的年化增长率。假设实际增长为1.5%到2.0%,而通货膨胀也是同样水平,则名义GDP可能增长得快一点,或许每年为3.5 %或4%。反过来,由于股票红利是从企业盈利中划拨发放,这就意味着企业盈利可能比名义GDP增长得更慢。

   

  图为标准普尔500指数和股息期货走势对比

  市场参与者一直在修正自己对股息的看法,并且正变得越来越乐观。自今年2月以来,2020年的股息预期已从44.35指数点升至49.85指数点,升幅达12%。

  这个增长来自于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20%,并且股票投资者对公司前景的预估更加乐观。

  派息比率并非一成不变  公司创造效益之后,通常有两种选择:一是回报股东;二是保留或将这部分收益再投资。然而有些公司,尤其是快速发展的科技公司,选择保留他们的所有收入,其中大多数公司选择按一定比例向股东支付股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派息比率的波动范围越来越大,虽然不一定与经济周期有很强的相关性。派息比率在20世纪80年代的繁荣时期有一定增长,但接下来在90年代经济强发展期间有一定下降;在2008年经济衰退时大幅下跌,但在最近的经济复苏中又有一定的回升。

  派息比率也可能随着税收政策的变化而波动。2003年,美国国会颁布了一项减少股息税的法律,导致股息支付率显著增加。

  最后,股息分配率也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出现结构性变化。从1900年到20世纪50年代末,股票红利扮演了一个彰显公司财富的最关键角色。公司盈利大约有三分之二被作为股票红利进行发放,只有三分之一被保留。

   

  图为股票的派息比率随时间的推移而波动,较之1960年以前,现在派息比率相对于名义GDP和公司盈利的占比更低

  市场把股息作为衡量公司估值和公司财富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在20世纪30年代,当时美国政府力图建立一个对企业收益的判断标准,并且认为建立这种标准应当优先于建立更强的银行结算和会计法规。但民众其实不信任这种以企业行为优先于银行结算和会计法规的判断标准。

  在20世纪50至60年代间, 随着财务分析日趋复杂化,投资者开始更多地关注收益报表。股息则作为企业财富的晴雨表变得没有那么重要。此后,派息比率下降了40%—50%。但平均而言,行业与行业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还是存在着巨大差异。

  企业盈利可能是周期性的峰值  企业盈利很少超过GDP的10%,但在2006年曾经短暂地达到这个水平。 从2011年到2014年,企业盈利一直在GDP的10%左右徘徊。之后由于劳动力市场紧缩,工资开始上升,生产率增长仍然缓慢,企业盈利逐步下降到 GDP的8.5%左右。所有这些因素都对公司盈利形成压力。企业利润的下降对于股息的影响已经被以下两个因素所抵消:名义GDP持续增长,同比增长 3.5%左右;派息率上升,目前派息率超过企业收益的50%。

 

  值得注意的是,当企业盈利占GDP的比例达到峰值并开始下降时,股票价格还会继续上升。在20世纪90年代,企业盈利占GDP的比例在1997年见顶回落,但股市直到2000年都在持续上升。

  在随后的十年中,企业盈利占GDP的比例再次于2006年见顶后回落,股市直到2007年年底才达到最高水平。企业盈利占GDP比例在2011至2014年似乎再次见顶回落,但标准普尔500指数依旧持续上升,创出了历史新高。

   

  图为企业盈利占GDP比例见顶之后的某个时刻,股市才达到牛市顶峰

  企业盈利占GDP比例的峰值并不一定意味着股票价格短期见顶,而是表明峰值之后收益的下降通常与股市波动性上升相关联。

   

  图为当企业盈利占GDP的比例下降,股票期权隐含波动率会上升

  股息波动远低于股票指数  当我们关注波动性的时候,需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在1990年到2015年的25年间,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股息期货的年际波动率是7.65%,而标准普尔500指数本身的年际波动率是17.4%。

 

  同样,自标准普尔500指数股息期货上市以来,2020年12月合约的实际年化波动率达到6.5%,而标准普尔500指数期货迷你合约的年化波动率为15.8%。

  相较于直接投资股票指数而言,股息期货提供了一个获得企业未来现金流较为稳定的方法。随着我们可能会进入一段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劳动力市场持续 紧缩、单位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的经济周期,投资股息期货的行为可能变得特别有趣。如果企业盈利增长率确实开始下降,并且股票市场做出同样 的反应,而这种情况在过去也同样发生过。那么,未来几年,我们可能会进入一段股票高波动率的市场周期。

  股息期货与名义GDP的变化相关联  尽管派息比率和企业收益占GDP的百分比随时间推移而发生变化, 但自1990年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派息比率占名义GDP的比例一直在50%左右。这一比例与标准普尔500指数本身占名义GDP的比例形成了对比。

 

  标准普尔500指数本身占名义GDP的比例与GDP年度变化的同期相关性只有0.1%。这主要是因为股市预测未来GDP的变化,而股息更倾向于反映现状。

   

  图为股息增长与GDP关系密切

  综上所述,我们得出以下结论:股息的主要驱动力是企业利润增长和派息比率;企业利润作为GDP的一部分在不停地变化,它和派息比率都可能受到经 济周期和税收政策的影响;虽然公司收益受到低通胀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挑战,并且这可能导致股票价格更大的波动,但股息波动远小于股指波动,数据显示股息 年度波动率略低于股指年度波动率的一半;尽管支出比率和企业收益占GDP的百分比随时间推移而发生变化,但标准普尔500指数股息支付与名义GDP自 1990年以来的变化仅为50%左右,这缘于标准普尔 500指数本身与GDP年度变化的相关性同期只有0.1%,其原因主要是由于股市预测未来GDP的变化,而股息更倾向于反映现状。


2016-08-23 12:17:23 发表在 [期货杂谈区]复制地址

暂无

一周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