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伯顿:交易中的每种发展,都必须接受测试

时间:2014-08-20 11:14:08   点击:

    一辆车驶入加油站。一位蓄着长发,穿着寒伧的年轻人走过来,车主请他把油箱加满。这位年轻人立即说出精确的加油费用。车主觉得他的算术反应很快,于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工作机会。这发生在26年以前。这位车主是伦敦某主要证券经纪商的资深合伙人,加油站的年轻人就是马丁•伯顿。

 

    目前,马丁•伯顿是蒙略门特衍生性交易公司的总经理,公司成立于1991年。21岁时,他成为伦敦证交所的会员;22岁,他成立蒙略门特衍生性交易公司之前,曾经加入康蒂•纳特•韦斯特证券公司,协助建立该公司的衍生性产品部门,然后前往花旗银行,担任了四年总经理,负责英国与欧洲大陆的所有股票与衍生性交易。

 

    蒙略门特公司的业务包括:造市活动、专业交易、衍生性产品经纪、资金管理、技术分析与计量研究。马丁•伯顿本人从事期货、选择权与现货市场的交易。虽然他们的交易盘房规模不如大型银行,但市场影响力很大。当他离开盘房跟我见面的时候,我首先注意到他手中的大雪茄,其次是衬衫上手工缝制的名字缩写。

 

    “在26年的交易生涯里,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在进行一场90分钟的足球赛。我的长期绩效相当成功。过去几年,我刚好参与一个小型交易基金的操作,每年的获利都超过50%。对于我来说,如果某一年不赚钱,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否发生严重的亏损呢?我从来没有发生严重的损失。就整年度而言,我从来没有损失的记录。这是一种自我控制的本能。当然,这也会局限获利能力。可是,这是我自己的信念,按照自己的风格进行交易。”

 

    内在协调才能创造优秀交易员

 

    为了获得成功,交易员不仅必须正确地处理市场,还必须正确地处理自己。交易员对于自己的态度,可能从两个不同的渠道影响操作绩效:他们如何看待自己得到的资讯,他们如何反应该项资讯。我们可以确定一点,感觉忧虑、分心或忿怒,这类的情绪状态绝对无助于操作绩效。了解技术指标或最近公布的国内生产总值报告,这都很重要,但迈向交易成功的道路,起点在更前面----起始于自我分析。

 

    “我从总体的层面向下观察市场,我也从总体的层面向下观察自己,这一切起始于每天早晨起床的时候。我立即产生一种感受,我必须对自己感觉很棒。我必须让自己处于一种协调的生理/心理韵律中。早上的感觉会影响我的穿着,影响我一整天的计划。这一切将设定我整天的心智状态。”

 

    “如果你处在最佳状态下,你的表现也将是如此。你必须确定自己处在最佳状态,因为这让你有更大的机会掌握优势。可是,也正因为如此,你不能对自己说谎。不能只因为你想交易,就假装自己的感觉很好。”

 

    马丁•伯顿必须确定自己的心智处于协调状态,这是进场交易的先决条件。所以,除了市场策略之外,他还采用心智管理策略。这类的技巧可以提高专注能力,使得行情判断更清晰。维持内在的协调,让你不容易分心,不会基于错误的理由拟定市场决定。

 

    “我不会让自己挂念任何东西。维持理想的关系很重要。如果生活中的其它部分造成不协调,你的交易就不会理想。如果你觉得不自在,生活中发生某种问题,这就不是进行交易的最佳状态。你不能允许任何可能造成的干扰因素存在,因为它一定会造成干扰,我保证它一定会在你最不希望被干扰的时候造成干扰。你经营生活的方式也就是你从事交易的方式。”

 

    如果交易员了解自己,就比较容易理解他们为什么会产生某种特定的行为,例如:为什么在存疑状况下递单。当交易员觉得沮丧或不快乐的时候,经常有提早结束获利部位的冲动。他们希望从市场中取得一些报偿,弥补生活中的其它不快感受,于是他们实现帐面获利。自我分析可以让这类交易者了解,他们提早结束获利部位只是为了让自己觉得好过一点。通过自我分析,可以了解一些与交易不相关的不当行为,以及潜意识中的真正动机。

 

    同样地,如果不遵循交易计划,计划就没有任何意义。请注意,你的感觉将影响交易决策是否来自于交易计划与客观评估的资讯,还是来自于你扯进交易之中的日常生活情绪包袱。

 

    “因此,如果你准备与市场作战,必须确定你的心理/生理状态没有任何弱点。你甚至应该问自己:‘我为什么有这种感觉?我为什么感觉很棒?’我会质疑自己的感觉是否真实,是否自己骗自己?我是否处于正常状态?可是,这一切都只代表我已经准备妥当而可以下注,并不代表我会下注。” 

    “然后,你从总体角度观察市场。这一切都是你是否下注的背景资讯。惟有经过前述的程序而觉得非常自在的时候,才应该在个别股票押下个体的赌注。”

 

    所以,惟有经过周全的自我分析,马丁•伯顿才决定是否进行交易。

 

 

    不进行交易可能是最成功的策略

 

    “如果我发现交易之外的某些事情造成干扰,就非常不可能押下赌注。我会继续工作,但不会进场交易。如果你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就能取得优势。同样地,你也必须具备耐心。我具备非凡的不交易耐心。为了保持市场的感觉,小量交易没什么问题。事实上,我不认为这是交易,只是为了与市场沟通。可是,如果交易涉及真正的大钱,就必须确定自己处于正常状态。”

 

    “你没有必要每天交易,甚至没有必要每个星期交易。如果读者自认为是交易员,而且对于自己有信心,那就不需要每天交易。你就是你认为的自己,但显然必须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是真的。我不认为你身为交易员就需要每天交易。你不能欺骗自己。如果你下注,赌注必须很小。你必须不断自省,真正下注的时候,务必确定自己处于健全状态。”

 

    最初,我觉得非常惊讶,马丁•伯顿之类的成功交易员,竟然建议交易员不需要经常交易。可是,经过仔细的体会,他的说法显然有道理,这也是为什么他是受访者而我是采访者的道理。

 

    正因为你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不该交易,所以你必须通过某些方法来控制自己的心理状态。最容易对于交易产生不利影响的感觉,通常来自于个人没有解决的冲突。这些情绪冲突可能来自于同事之间的争执或工作压力,使得你在最应该专心的交易过程中造成干扰。惟有你才知道这些冲突的原因与解决的办法。你必须有强烈的意图解决这些冲突,因为你的交易优势依赖这些。另外,如同马丁•伯顿说的,你没有必要交易,你可以等到冲突解决而觉得自在的时候。

 

    可是,请记住,“你必须有积极的心态,而且必须谦卑”。你也必须对自己的盈亏负责。如果你尝试塑造积极的心态,或尝试学习积极的心态(我见过管理顾问做过这类的多次尝试),这都没有用。积极的心态或许可以被塑造出来,但你没有办法因此而认赔,因为这种心态没有根深蒂固。我认识一位受过完整训练的高级经理人,但他是“被塑造”出来的。企业管理或许可以容下这类的人,但交易市场很快就把他淘汰出去。

 

    “交易市场没有可供躲藏之处。你必须面对自己。这里没有办法假装,你必须赤裸裸地站在自己面前。你不能欺骗自己。如果你相信的东西是被教导的,交易市场会让你怀疑这一切;反之,如果你原本就相信,那就没有怀疑的问题,因为这毕竟是你所相信的。”

 

    按照个性进行交易

 

    非采用一套不适合自己个性的交易系统,最后都难免与系统或自己造成冲突。缺乏一套适当的系统,只不过是浪费自己的精力与帐户中的钞票。就如同采用别人的装备打足球,或穿着别人的盔甲上战场。即使这套装备属于乔•蒙塔纳,盔甲属于凯撒大帝,你的表现也不会类似他们。

 

    “关键是按照自己的个性进行交易。你的个性可能有瑕疵,就如同我的个性也有瑕疵一样。我的问题是有时候太冲,反应太快。可是,如果我是约翰•麦肯罗,尝试模仿杨•柏格就完全没有意义。所以,我尝试按照自己的个性进行交易,即使有时候太冲或反应太快。偶尔发泄一下怒气,释放出情绪中的毒素,这对于我自己总是有好处,虽然周围的人恐怕会受到一些干扰。一旦发泄之后,我就完全自在了。”

 

   “如果你是某一类型的人,就必须承认这个事实。在个性上接受自己,没有任何隐瞒,不是假装自己是另一个你希望成为的人。我认为,这是交易员的关键议题。我就是我,不能假装是另一个人,而且我愿意按照自己的个性进行交易。这点对我很重要。”

 

    你的系统必须发挥个性上的长处,尽可能降低个性缺乏的影响力。当然,你首先必须知道自己个性上的长处与缺失,了解自己对于交易的偏好。举例来说,你的个性是急躁还是具有耐心?是否相信技术分析?是否喜欢绘制图形?偏好集中还是分散的交易组合?

 

    其次,评估交易系统与自己个性之间是否搭配。举例来说,如果你的个性急躁,就不应该采用长期交易系统,你的系统或许应该以技术分析为主,可以立即反应行情走势。如果系统中考虑公司产品的长期供需关系,恐怕不适合你的个性,很可能会造成挫折感。让我们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交易系统与个性之间的协调问题。如果你不喜欢研究图形,不相信技术分析,就不应该太过于依赖变动率指标判断行情。如果你的个性非常厌恶风险,或许比较适合交易选择权而不是期货契约。如果你经常犹豫不决,交易系统就应该提供明确的进/出场讯号。如果你的反应不快,就不应该从事短线的盘中交易。另外,如果你不能同时照顾三个以上的部位,你的系统或许应该每星期挑选一个最佳的交易机会,当未平仓部位到达三个之后,就不要再开仓建立部位。

 

    成功发生在决策过程中

 

    建立部位的步骤,经过分析之后,辨识机会:获利/亏损与时间预期。

 

    进场建立部位之前,马丁•伯顿采用几个层次的思考程序。第一个层次是在每天清晨。如同前文描述的,他对自己的感觉进行自我分析。次一个层次涉及机会辨识与建立部位。

 

   “然后,寻找你认为应该掌握的机会。你自然就知道自己准备押下多大的赌注。这个时候,你对于获利有某种预期,也晓得可能的损失风险,如果还是决定进场,那就下注。”

 

    部位开仓之后,立即重新分析:获利/亏损与时间预期一旦部位开仓之后,伯顿的分析不会就此停顿。他会重新考虑自己对于部位的感觉与获利的预期。

 

    “这是另一层次的心智程序。真正分析我对于部位的感觉。一直到实际拥有部位之后,我才能真正分析部位。现在,我面对一个活生生的部位。一旦部位实际存在之后,我将以另一层次的本能凌驾部位之上。我考虑获利的预期,以及实现获利的预期时间长度。我了解,如果获利实现所需要的时间不在我的个性控制范围内,即使价格将满足我的预期,只要时间太长,我的个性也不太可能接受这点。”

 

    马丁•伯顿对自己的个性让步。如果价格将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到达目标价位,他可能没有办法维持部位,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个性恐怕不能等待这么长的时间。惟有心智处于自在的状态,才可能产生最佳的判断与最佳的交易绩效。如果你不满意当时的情况,心智就会通过巧妙的方式让你知道,迂回地让你产生失控的行为。如果某位交易者只愿意持有一个星期的部位,但该部位需要三个星期的时间到达目标价位,交易者就会自然找到借口提早结束部位。

 

 

      如果马丁•伯顿开始觉得不对劲,就知道自己必须重新分析。他必须在自己个性的舒适范围内进行交易。如果某笔交易与自己的个性之间不能协调,判断上就会发生错误。

 

    “如果我对于一个部位的考虑过多,我就知道这是出场的时候。显然,一定有某些理由让我产生过多的考虑。一旦对于部位产生疑虑的感觉,只要行情发生不利的走势,表现一定不理想,我必须接受这点。除非我能找到一个好理由说服自己继续持有部位,否则我就出场。”

 

    拟定有效的交易决策:设想可能性

 

    从预期获利的角度分析部位之后,接下来考虑潜在风险。总之,他通过自己对于部位变动的感觉,设法拟定有效的决策。

 

    “然后,我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如果五分钟之后,价格下跌某个百分率,我准备怎么做?如果行情下跌5%,而且除了市场心理之外,没有特定的理由造成行情下跌,我是否准备加码买进?如果我不想继续买进,或许我原本已经买得太多。虽然我不想向下摊平,但我会问自己:‘如果要摊平的话,我会挑选哪个价位?’”

 

     通过摊平价位的考虑,伯顿判断自己持有的股票数量是否太多。同样,这也是自我协调的问题。如果他希望摊平,代表他愿意在目前更低的价位买进,显示他对于最初的分析仍然有信心。相当不错的心智技巧,让你保持开放的心胸,不会坚持既定的看法而完全排除错误的可能性。

 

    “如果部位发生某种程度的亏损,那不只是数据而已,实际上就代表钞票,我希望知道自己的感觉怎么样?如果价格位于你不希望发生的位置,你准备怎么做?站在买方还是卖方?在这个价位,只能二选一。所以,在价格发生某种程度的走势之前,就必须盘算清楚自己的反应。”

 

    一旦完成这方面的评估,了解自己容忍痛苦的程度之后,假定价格真的到达该价位,就像公司的应付帐款一样,损失已经入帐了。由于你已经准备妥当,万一发生的时候,可以轻松处理。

 

    “如果我是一位将军,派遣5000士兵前往战场,先锋部队一下就折损1000多人,我是否会下令撤退?如果我认为这只不过是伏袭的缘故,完全没有影响敌我之间的实力,我就继续前进。如果我认为到时候将产生一种念头:‘不知道怎么处理损失’,那我就不会建立部位。”这让我想起《孙子兵法》的一段内容:‘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

 

    “一旦你确定自己可以处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那你的心智状态就已经准备妥当。你必须知道自己的感受,你是否有力量继续前进,因为这些都是交易的必要准备。所以,交易之中必须预先知道,如果股价到达你不希望发生的价位,你将有什么感觉。”

 

    “我追求交易如同生活----但实际上交易不是生活。我处理交易,就像我处理生活。如果你喜欢在生活其它层面上拟定决策,那你在交易中不能根据自己的意愿拟定决策;应该像下棋一样,你必须观察对手的动作。你应该自问:‘如果我把兵移到这里,整个局面将如何?’交易就像下棋,考虑所有的层面。”

 

    “我可以掌握到某种程度,一旦需要拟定决策时,我觉得很自然。因为我已经决定如何应对不利的走势,所以我对于自己将来必须采取的行动觉得很轻松。”

 

     伯顿采用一种相当有用的技巧,专注于交易,预先评估各种应对行动。他预先盘算部位的各种可能发展,构思每种情况下的合理对策。当某种情况真的发生的时候,这种技巧有助于你立刻采取行动。心智预演有助于实际采取行动。我非常推荐这种技巧。“你认为情况可能如何发展,如果真的发生,你准备怎么办?”如同马丁•伯顿所说的,“交易中的每种发展,都必须接受测试。另外,你也必须在心智上测试自己。如果行情出现不利的走势,你预先安排的反应就必须接受测试。”

 

    “如果你发现自己对于认赔有困难,进行交易之前就应该设想预定认赔的价位遭到触及的情况。然后,设想自己真的采取行动认赔。重复练习,直到你觉得这是一种自然反应为止。同理,如果你经常过早获利了结,就应该设想股票触及某个你不打算卖出的价位,然后设想自己不会出场,同时告诉自己为什么。”

 

 

    同时考虑价格与时间

 

    请注意,心智预演必须同时涵盖目标价位与时间。如果你准备在一个星期内结束部位,那么六个月完成2%的目标价位就没有意义。

 

    “现在,你必须考虑股价变动的速度有多快。买进之后,如果股价没有明显的理由而立即下跌,你必须盘算自己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如果股价慢慢下跌,那就更值得关心。总之,你考虑的不只是价位而已,还包括股票到达该价位的时间。所以,你不能像机械性交易者一样,只是设定价位:必须考虑价位/时间的关系。这是关键所在。如果你发觉股价慢慢远离目标价位,相对于大卖单引发的暴跌走势来说,盘跌比较可怕。大卖单不值得慌张,反而应该视为低价加码的机会。”

 

    “如果我预期10%的涨势,结果股价在很短的时间就上涨5%,我很可能结束部位,因为这段走势得来全不费力气。我可能认为,股价之所以立即上涨5%,完全是因为技术性缺乏卖盘,在我的时间架构内涨势过猛,很难继续走高。”

 

    马丁•伯顿是在时间架构内评估目标价位,完成某特定走势的时间越短,当然越理想。

 

    关键是方法,不是追价

 

     如同大家一样,伯顿的最终目的也是赚钱。可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知道自己必须专注于事前准备与心智程序。所以,只要按照计划行事,亏损也算成功。换言之,他衡量成功的基准为“是否按照计划行事”,而不是比较其它替代行为的结果。

 

    “我卖出之后,如果股价继续上涨5%而到达我最初估计的目标,这完全没有问题。或许有些恼人:可是,只要我按照心中的想法操作,如果赚钱,那我很高兴,如果没有赚钱,我至少已经按照计划行事。”

 

    “如果我根据自己的方法与思绪进行交易,因为担心损失而提早卖出,结果该部位演变为重大的获利,那我也一笑置之。对我完全没有影响。如果觉得不舒服,我绝对愿意过早认赔。事实上,如果我准备做什么事,结果没有做,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例如:我告诉自己应该建立某个部位,结果没有。如果我毛骨悚然而觉得应该害怕,结果基于某种理由而违背这种害怕的直觉----这才会让我恼怒。”

 

    交易系统就是交易计划,显示你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交易者必须对于自己的系统保持信心。市场如同浩翰的大海,你惟一能够依赖的就是自己的系统。如果放弃系统,一定会迷失。如果你总是临时起意采取一些行动,帐户一定布满赤字,偶尔的获利只是安慰而已;反之,如果你按照周详的计划进行交易,必定是稳定的成功,偶尔一些失败也只是用来点缀成功。所以,马丁•伯顿不断强调按照计划进行交易的重要性。对于伯顿来说,计划中的决策就是正确的决定,也是无悔的决策。“发生亏损时,务必确定决策正确。处于不利的情况,你必须确定自己不会后悔:正确的决策不会产生后悔的结果。如果你事前做过通盘的考虑,决策就会正确。如果我的人生有一个座右铭的话,那应该是‘我永远不希望对于任何事情觉得遗憾’。这并不是说你不能认赔或犯错,你只是根据计划采取行动而结果错了。总之,这是你的决策,不是临时起意的想法。”

 

    交易涉及许多困难的决策,但马丁•伯顿能够轻松执行,因为他知道整场比赛不是在一天之内结束。

 

    “提早结束一个原本可以获利的部位,这不是关键所在。你必须放轻松,这不是一场90分钟的比赛,今天不一定要得分。明天还会进行比赛,只要你愿意的话,每天都有比赛。你不用太在意今天的得失,明天还可以重新来过。只要你愿意,每天都有机会,不要太过于执著。”

 

    伟大交易员的心态全然不同于一般交易者。对于已经发生的一切,他们不会抱着负面的看法,因为他们知道,这并不是最后一击,比赛还要继续进行。举例来说,如果你的彩券号码只差几个字,你不会久久难以释怀。如果你认赔一个部位。结果行情立即朝当初预期的方向发展,你必须抱着“那又怎么样,重新来过”的心理。集中心思于未来,不要对过去抱着负面的看法。

 

 

    对待亏损的方法

 

    大多数交易者都痛恨亏损,甚至关掉电脑而否认亏损存在,或拒绝打开经纪商的对帐单。这是一种否认的心态。某些交易者把帐户中的亏损涂黑。伟大交易员对亏损的方法截然不同。他们不是绝对的完美主义者,不会紧抓着手中的东西,不会因为割舍一些机会而怨天尤人。

 

    “我相信自己相当平庸,我认为这是对我有好处的一种特质。我不是做学问的人,但我相信自己有不错的常识。我就像任何人一样喜欢成功,但也能够在相当谦卑的心态下接受损失。我非常愿意承认损失。如果你的损失次数像我一样多,你也需要承认损失。”

 

    如果你不希望发生否认与瘫痪的情况,就必须承担损失。认知与接受损失的最好办法,首先就是承认损失。其次,看到整场比赛将不断地发展下去,你永远都可以参加比赛。损失不是全然的失败,只是过程中的短暂影像。事实上,如同马丁•伯顿所解释的,亏损可能完全不是亏损。罗斯曾经在《美国经典小说》中提到:“越快割舍损失,对于每个人都越好”。

 

    “我发现自己可以从损失中受惠,因为如果你发生500英镑的损失,下一次就可以接受450英镑的损失,完全不会造成心理障碍。所以,你可以处在更有利的情况下拟定决策。你需要了解,接受损失并没有那么严重。”

 

   “你必须确定任何决策都是你真正想要的。负责的心态很重要,包括在整个人生当中,我必须对家人、朋友与同事负责,你也必须负起交易部位的责任。可是,你必须足够坚强而能够承担责任。你必须负责而不觉得遗憾。为了不觉得遗憾,你需要能够扣动扳机。”

 

    对于伟大交易员来说,只要他们采取应有的行动----换言之,遵照系统的指示采取行动----就可以把亏损视为某种形式的成功。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没有任何遗憾。判断成败的基准在于你是否严格遵守交易系统,不要根据盈亏结果界定成败。把重点转移到适当的对象上,如此将发现获利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当然,你必须把注意力摆在“球”上面,但你首先需要知道“球”在哪里。

 

    自主与自信

 

    马丁•伯顿提到一段非常值得一听的故事,因为这显示交易员需要有孤立于群众之外的勇气,相信自己的判断。这种勇气偶尔会造成损失,但更经常带来获利,并因此而强化自信心。

 

    “据说福克兰战争即将爆发。当政府宣布这项消息之后,我与一群军官闲聊,讨论战争发展的可能状态。他们普遍认为,战争的结果应该正如报纸上的预测,但发展的过程不会如同报纸上预测的那么简单。我发现,这场冲突很多方面都可能出差错,让大家感到失望。我决定放空投资组合中的每支股票。可是,我没有想到我们的远征军需要耗费那么多的时间才到达福克兰群岛。在我们公司中,我是惟一站在空方的交易员。我每天都必须面对‘你不应该在战争中放空股票’的爱国情结压力。大约经过三个星期的时间,我们才经由亚欣森岛到达南乔治亚。”

 

    “当然,媒体普遍认为我们只需要走遍全岛就可以了,我的空头部位每天都发生损失。同行交易员与空头部位给我带来相当大的压力。虽然这方面的压力很大,但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看法。结果,我们的远征军当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可是,随后几天,整个市场与政治圈子开始产生疑惑,尤其是几艘战舰被击沉之后。于是,行情开始暴跌,我扳回部位的损失。虽然没有赚钱,但也没有发生亏损。”“这是一段值得回忆的经历,因为我觉得自己不爱国。可是,我有我的工作,我是专业交易员,不仅仅是群众的一份子。我相信交易程序中必须存在某种程度的反向思考。这是一种痛苦的经历,我非常怀疑自己身为交易员究竟在做什么。”

 

    伟大交易员需要坚信自己的决策,但还需要保持重新评估的弹性。这非常不简单。你一方面需要有顽固的勇气,另一方面还需要有智慧保持开放的心胸。惟有诚实面对自己,才能明智地判断。你必须问自己为什么如此做。如果你仍然相信自己的分析正确,就不能动摇信心。可是,你也必须定期根据新的资讯,重新评估整体的情况,确定你的部位仍然正确。一位船长不会设定方位之后就蒙头大睡,他必须继续观察。基普林曾经说过:“当所有人都怀疑你的时候,你必须相信自己,但还是需要考虑他们的怀疑。”


客服热线

400-882-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