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威廉姆斯-35年交易活动创造心理疗法

时间:2014-08-20 11:01:35   点击:

比尔•威廉姆斯是利益联合贸易集团的创办人,实际从事交易活动长达35年,针对交易商的心理与市场间的相互作用,他的创造性工作产生了一种新的心理疗法。威廉姆斯博士是市场推进指数(MFI)的发起人,该指数现在在世界范围的许多计算机分析程序中被标准化了。他还是艾略特波浪理论的研究发现者之一。

​威廉姆斯被公认为是运用混沌学最杰出的交易商,是最近出版的《交易混沌:运用专家技术获取最大利润》(1995年)一书的作者。

 

问:比尔,最初吸引你从事交易的是什么?

比尔:我那时在一所大学任教,使我进入交易大厅的是一位正从事股票交易的会计学教授。他似乎在交易活动中赚的钱要比当教授更多。起初,我基本是跟着他,应该说,他是相当不错的。当然,这对我并不好,他使我有一种错误的安全意识,你看,他使我以为自己不错,而实际上,我只是跟在他后面。

 

问:那么在早期,你是怎样做的?你认为从早年的经验中,你学到的最重要的是什么?

比尔:说实话,回过头去看早年的那些事,我不认为我学到了很多。我实际上是非常幸运。否则,今天回过头去看,我大概应该已经破产几次了。我认为我很幸运,因为我并没花很大精力关注市场。在我从股票交易转向商品交易之前我一直是那样。

 

问:因为什么你开始从事商品交易?

比尔:我是世界上最大的地毯公司的执行副总裁。我们的股票突然大升,显然是毫无道理的,除非某些知情者的信息推动了股市上涨。这真的吓坏了我,使我离开股市进入商品交易。我相信做期货在更大程度上靠操作水平。当我真的全力投入期货市场时,我做得并不好。每天从早到晚,市场开门后的每分钟我都坐在监视器前,但就是搞不懂我为什么做不好。这一点特别令我迷惑,因为我还是个业余交易商时我干得不错,我认为我做全职专业交易商时,应该干得有以前两倍那么好才对。但正如我所说,结果却正相反。我一直干得不好,直到我终于意识到了你问我的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我意识到没有人对市场进行交易,每个人交易的是他们自己的信仰系统。

 

问:以你在心理学方面的背景,你这时怎样看心理学与一个人交易行为之间的关系?

比尔:并不确切,但我在赔钱之后花了几个不眠之夜意识到了某些东西。

 

问:有什么引起了你的注意呢?

比尔:是的,我意识到失败不仅扰乱了我的睡眠,而且扰乱了我的整个生活。

 

问:你能说得更具体些吗?

比尔:我的意思是它影响了我和我的家庭的关系以及一切。我还应该补充一点,我确信,它不值得我付出如此代价。我或者该干得好些,或者就该完全放弃。

 

问:你刚才提到信仰系统。我想问的是,当你开始参与交易活动时,你产生这种想法是基于你的背景和训练吗?换句话说,你最初的交易方法是遵从一种客观系统吗?

比尔:也是也不是。正如我说的,我没有在交易活动上花很多时间,没有完全的一致性和真正的秩序,更像是采摘浆果的情况。但也正如你指出的,我在研究生院的背景和所受训练是关于头脑与身体的联系方面的,我毕业于迈阿密大学医学院,曾创建一种身体中心精神疗法,我们称之为“意识理疗术”。我们所做的研究与思想和感觉如何影响身体以及身体怎样影响思想和感觉有关。我很专注于这项工作。

 

问:你最初的市场经历使你看到将有关头脑与身体关系的研究成果用于经营战略的必要吗?

比尔:完全不是。事实上,最初我忽略了我的背景知识,因为我只将市场看作一种逻辑的金融网络,认为你要做的全部只是策划它如何运行,加上数字,你就准备好了。

 

问:我们怎样做,这十分有趣。我注意到一些最成功的交易商,无论他们原来所受的训练是音乐、心理学还是建筑、体育,只要他们开始将注意力集中于曾使他们在自己的兴趣领域成功的因素时,他们在市场上也就获得了成功,所以我想说这也与你的经历一致,是吗?比尔?

比尔:绝对正确。我曾意识到我的错误之一是关于逻辑的错误。我在买进和卖出一辆汽车时遵循了同样的方式。为了解发生了什么,我总是非常注意〈华尔街杂志〉上登载的东西和FNN上报道的新闻,却未意识到商品和股票交易实际上是一场想象力的游戏。我的意思是,你从事期货交易,你就是在筹划怎样抢先成为预言者----你要试图猜出从现在起未来6个月市场的走向。但按我的看法,它要你完全脱离传统逻辑的轨道,这使它更像一场高水平的游戏。从这个观点看,你或我或任何其他人对市场今夏的走势都同样能作出好的猜测。这是我试图说明的,这一点使我完全改变了自己的思考方式,从传统的逻辑公式转向考虑期货自身。

 

问:你怎样将这一原则用到你当前的交易方法中?

比尔:我真是被一种绝望的感觉所驱使。我不是开玩笑。我不断做噩梦,梦到我不得不放弃,去做别的工作。

 

问:噢。

比尔:我不要那么干。所以我愿试试任何我认为有效的办法。我想我能通过排除法找到答案。通过尝试和失败,我排除了那些人们以为起作用但实际不起作用的一切,最后我认识到每个人交易的只有一件事:他们自己的信仰系统。没有任何交易商,无论是机构或其他什么是在一个客观的市场上从事交易,我们交易的是我们的信仰。对我来说第二个重要发现是市场上的交易实际非常简单。我意识到市场的全部目标就是找到那个特殊的点,在这个点上,价值等于价格。由于我有了上述认识,使我的交易活动变得大为简化。例如,我立刻抛出看涨和看跌的合约。又如,今天,我绝不相信任何买空、卖空条件这类事情。我认为我的交易活动变得非常简单了。我越是远离所受教育、逻辑和复杂的方法,我的交易成效就越好。

 

问:比尔,你有走到尽头的经验吗?

比尔:是的,几乎破产。

 

问:那是到头了。

比尔:非常严重。我的净资本已到临界点,降至该点是非常严重的,如果我要继续从事交易,就必须改善交易。我在交易中花了很多钱,事实上,我开始从事交易的第一个月,仅在业务通信上就支出了6000多美元,估计写这些业务通信的家伙比我了解更多情况。这6000美元最终让我花费了10万美元以上。

 

问:比尔,你认为什么是成功交易商的特征呢?

比尔:我认为有一系列特征都是基本的。首先,最重要的是一个交易商必须善于触及自己的内心。第二重要的是要无情地忠实于自己的感觉。你不能操纵你的交易结果,抬高它们,把它们看得比你自己更耀眼。你要按市场的本来面目看待它。例如,我认识一些交易商,当他们得到一个糟糕的损益表时甚至拒绝打开信封。他们把它藏在抽屉里。但如果得到一个好的损益表,他们就要对他们的妻子、孩子或任何其他愿意洗耳恭听者一通吹嘘我认为还有一点也很关键,不要运用你的大脑左半球,排除自我和主观意识。按照我的观点,交易过程更像是骑自行车,而不像做数学题。

 

问:比尔,你的意思是说,交易活动的最高境界是右脑的活动而不是左脑的活动吗?

比尔:绝对如此。从心理学的观点看,鲍勃,我认为大脑左半球有两项基本功能。我认为我们应讨论的第一个功能是左半球使人习惯现有的行为。例如,当你打算学骑自行车时,你把它想得挺可怕,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当你习惯了无意识地骑车,或者运用右半球了,你就根本不必想着它了。正如你不必考虑早上冲过沐浴和刮脸之后怎样把身体弄干一样。你对交易活动学习和了解得越多,理想的状态就是能忘掉它,随它去,只是做它而已。大脑左半球的第二个功能,也是使我和许多交易商获益匪浅的是它解决问题的功能。例如,你从事交易活动以解决你没有充足的钱的问题,你非常走运,赚了一大笔钱。你没有那么多问题了,所以你的倾向是不再像以前那样辛苦地工作,你倾向于停止做那些曾使你最初获得成功的事。假定你超重80磅,减掉了10磅。这第一个10磅减得很容易,还超重70磅,但你也许不再感到特别不舒服,也就失去了当你超重80磅时那种减肥的动机了。同样,只要你开始成功,你就倾向于停止做那些曾使你成功的事。我认为关键是利用左半球的两种功能达到你的优势。你必须利用这两种功能,首先,让大脑左半球习惯你成功的交易行为,然后摆脱解决问题的模式。

 

问:比尔,我认为这相当正确。我还发现那些处于最高水平的交易商在市场上的交易活动几乎是站在纯艺术角度的,对我来说,这似乎完全是右脑行为,而非左脑行为。

比尔:对,那也是我的个人经验,通过与一些非常优秀的交易商交流,我更坚定了自己的看法。

 

问:比尔,我想问你另一个问题。根据你的看法,在人们能靠直觉从事交易活动之前,他们先要通过什么特殊阶段?

比尔:你问得很好,我认为在学习任何东西时都要经过5个阶段。在市场交易中真正的问题之一是要学会怎样正确地做交易。而需学的东西不多。不需小团体,不需反复训练,也不需语法学校,你开一个帐户,你能交易一笔合约,并且即处于与全世界最好的证券交易商竞争的位置。你已经参与了冠军赛。不过,要回答你的具体问题,需5个阶段。第一阶段,显然不是独创,而是初学阶段。在初学阶段,目的是呆在市场上直到你取得经验,这对将来十分重要,因为交易既是科学也是艺术。艺术只有在积累了大量经验的基础上才能发展。在初学阶段,你的工作明白而简单,就是取得经验,并且别赔钱。在第二阶段,你有了不同观点。例如,如果我们是在讨论弹钢琴,第一阶段你要学习什么是音符,第二阶段你才学习把它们放在一起。在交易中也一样。你开始把交易活动各环节放在一起,以了解怎样在一笔交易中连续赚取利润。第三阶段我称它作胜任阶段。记住,在第一阶段你试着下水;在第二阶段,你试着在一笔交易的基础上赚钱;到第三阶段,你的目标是不断扩大你的资本回报率,在第三阶段,你从事多种合约、利率差、选择权及各种金融衍生物的交易。据我的判断,真正的转折发生在你通过了胜任阶段之后。我认为最大的飞跃发生在第三和第四阶段之间,即胜任阶段和我称之为熟练阶段之间。这两阶段之间差异如此之大的原因在于,当你达到熟练阶段时,你已经在以一种非常个性化的方式从事好的交易活动了。你成了市场的一部分。这就好比你是一个冲浪者,你冲出去,只是凭直觉知道下一个大浪会从哪儿来,以及你应该怎样冲在浪尖上,用一种毫不费力的自然方式随波作之字形滑行。作为音乐家,在胜任阶段你掌握了弹奏乐曲,那只表明你是按照写成的曲谱精确弹奏。但相信我,你并不比处于同一阶段的钢琴演奏者弹得更好。

 

问:那是机械地弹奏。

比尔:对。那不是你。你在读音乐,也许读得很不错。但那不是你做的。在交易中,你也是在谈市场,你也许知道市场将向哪儿发展,但做到这点用不着个性和直觉。

 

问:第四阶段有什么不同呢?

比尔:在第四阶段,你就是你。比如我在弹钢琴,但我不是按它写就的那个样子弹,我在弹的过程中加进了我自己的感觉、理解或直觉。我也许把某个音乐拉长了。如果我是在唱,也许我略降了半音或略高了点,但这种弹或唱更反映了我个人的特色!在这个阶段,你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交易,但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知道的,没有什么刺激你参与,而是你看到,然后自动地加入,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没有犹豫。第五阶段,我称之为专业阶段,交易几乎全靠大脑右半球。完全是直觉,全凭感觉。我认为这与在体育或任何其他领域的专业活动一样。

 

问:我知道在你的研究中你将第五阶段称为全身心状态。

比尔:是的。

 

问:那么……

比尔:交易成为连续占据你的头脑的能力。

 

问:比尔,你是说,在第五阶段,市场交易已成为在控制你在任何既定时刻怎样思考和感觉你看什么,以及你怎样表达自己的一种程式了?

比尔:是的。那就是交易变化的全部特点。你看,你关注的不是赚钱,而是发现你自己是谁,你在市场上经历了什么,以使自己达到协调。正如我常说的商业交易在全世界成为最无掩饰的心理疗法。

 

问:现在那是个很好的方式。

比尔:确实如此!我经常说,如果你真的希望受启发,一个办法是去西藏,在洞穴里匍匐前行,坐在那儿冥思反省30年;另一个同样好,而且快得多的办法,是做标准普尔股票,在你的思想和感觉上集中你的全部注意力。

 

问:是的,标准普尔将很快教会你怎样评价自己,以及怎样对自己阐述你的市场经验。

比尔:当然,那是最困难的事。以我们在一个私人研讨会上与交易商们的讨论看,大多数都声称“是市场阻止了我们”。或其他类似这个或那个打击了他们。当他们怀抱希望离开时,他们认识到市场没做任何事。我的助手特雷西曾说,他打开他的监视器,他说:“那都是我的错。”他是对的,他绝对是对的。

 

问:你知道,如果你想到任何在生活中达到了完全控制的程度的事,你的自我评价就会相当高;反之,只要你感到成了外部环境(即市场)的牺牲品,你的自尊就会下降,接着,你所做的一切也成了受苦。

比尔:确实如此。我认为体育运动就是非常好的例子。运动员们所谈论的到达“圈”和“流”。有一本芝加哥人写的书,我不知他的名字该怎么发音。

 

问:我知道,我与我的交易伙伴谈过他(M.C……)。

比尔:他提出的非常明确的原则之一是头脑进入状态的决定性方法。正如我前面讲到的,关键在第四和第五阶段,你必须控制并立即反馈,你必须真正喜欢你做的一切。他谈到那些脑外科医生,他们是如此热爱他们的工作,以致他们乐于在第三世界国家工作和做脑外科手术。他说决定这一过程命运的关键是反应速度。当他们切开大脑时,他们立刻了解他们手术的每一秒钟和他们正干得如何。我认为这与当你在市场上参与交易时发生的事没什么两样。如果你知道关注什么(在第四和第五阶段),你也立刻知道它对你意味着什么。我认为当我们利用反馈时,我们已学会了怎样放手去做。我认为“放手去做”在交易中实在比其他任何事都更重要。正如你所知道的,鲍勃,我根据这一观点写了篇论文,我认为,你越聪明,在市场上最初赚钱可能越困难。你总在想了解市场,却害怕“放手做”;你害怕随波逐流,依靠你自己的直觉倒引起了焦虑。

 

问:我认为,在非常实用的意义上,你是对的。你和我都了解一些最好的技术和基本的分析反而造就了最糟的交易商。

比尔:确实如此。事实上,我愿冒险猜一猜,如果能按聪明和智慧将世界上所有商品分析人员排列起来,在前30%中你可能找不出一位成功的交易商。

 

问:真是这样。比尔,如果你特别关注直觉,而大多数人认为直觉是一种能看到未来的能力,或具有某些类似ESP的本能。依你看,什么是直觉呢?它与交易有何相关?

比尔:让我这样回答你的问题:由于多种原因,我很推崇新的混沌理论。我认为这一理论改变了我的生活,我敢肯定它还改进了我的交易活动。混沌理论的特点之一是它提供了一种理解信息的新方法,它还提供了对任何类型组织的一种展望,而不管它是什么,它是否正在清理你抽屉里的钱袋,或在布置你的办公桌,或是在市场上从事交易,在任何组织中的任何尝试都是对混沌的抵制。从这一观点考察,混沌的字面含义要比展示或“新信息”的再现更多,发生的是你对混沌的抵制,建立的是某种形式,而不管我们谈论的是精神的、物质的、还是混乱无序的,任何时间,你有了一种形式,该形式必然就要让自己存在下去。

 

问:你能举个例子吗?

比尔:我能给你举好几个例子,让我们先谈谈你正坐着的椅子,它是椅子,很硬,它要自己存在。或者想想所有那些要废除IRS的人们,那只是一份工作,因为IRS也要让自己存在。

 

问:你对此持什么态度?

比尔:我只想摆脱,我要更多的混沌无序,世界上四个最大金融市场上充满战争、保险、医药和宗教。关于这一点,有趣的是它们都与我们对死亡的恐惧相关,它要基于对死亡的恐惧,这种恐惧不比试图传播我们现有的形式更多。

 

问:你正在谈论达维尼亚的自我本能吗?

比尔:是的,物种保存是对混沌无序的抵制,我们有所有这些关于濒临死亡经验的人们的报告,那是美丽、奇妙的感受,不再令他们恐惧死亡。我认为大概确是如此。在市场上,这一切意味着,当你身处路旁或市场,它通常行进得比你以为的要漫长得多。当你处于一个好趋向时,它行进的也要比任何人想到的要长。它确实需要让自己存在下去。

 

问:当交易商做了笔好买卖时,为什么对他来说保持利润如此难?

比尔:假定我们关于混沌无序是新信息的定义是对的,那么,当新信息进入你的感觉领域时,你不得不采用某种方式处理它,再有,新信息也可能是证券或标准普尔的信用上升或任何其他事。有一个心理学理论说,任何你感到不知所措或厌烦的时刻,都是因为你试图将新来的信息放进旧的框架里去。当然,想一想这种状况下的交易也非常有趣,让我给你举个具体的例子。一个氢原子,是一种非常小的组织,它包含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这个氢原子是气体,它在空中漂着像鸟一样自由。它可能触及到一个氧原子,氧原子的轨道上有一个不稳定的电子。现在,在这个原子中,原子核假定是你,电子是你的信仰系统。所以,如果你愿意,你将接触到其他某些不同的信仰系统。原子可以有选择,它要做决策,它大部分时间的决策是一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结合起来保存它自己独一的形式,所以,当新来的电子要改变它的原子价和引力场时,它被推开了。这个原子还可以选择放松,随它去,让新来的电子改变它的全部生存,当这样做时,它就变成了水。现在,一切都变了,它成了更高层次的组织。一个水分子要比一个氢原子复杂得多。我认为对交易商来说也一样。当新的信息加入进来时,我们也要做选择,我们可以仍坚持我们老的信仰系统,我们也能随它去,打开大门,让混沌无序组织一个新的和完全不同的然而更高层次的系统。回过头去看交易商发展的五个阶段,我认为那就是你从一个层次上到另一层次的路。它不是通过推动,而是通过停留,直至对新的可能性敞开大门。这时你将自动走向更高层次。不幸的是,混沌不是个好词,它的真正含义是秩序的一种动态形式。

 

问:那么,根据这种观点,直觉是什么呢?

比尔:直觉允许这新知识进来,并允许它重新组织你的观点或信仰体系以及无论什么。那就是为什么当我们谈论妇女的直觉时,大多数男性商人却不明白的原因,那是因为妇女们完全不同于我们。

 

问:所以,简而言之,比尔,从这一观点看,直觉就是对学习新事物敞开大门,无论它们来自市场还是来自你自身,是这样吧?

比尔:是的,它意味着对新知识的开放和接收。例如,今天的债券价格比我认为大多数人们希望的低,我相信全世界的交易商都在说:“嗨,那是怎么了?为什么股市跌了这么多?”从我们的立场看,股市跌降只有一个原因,因为它们要下降。你知道,市场就像它应该的那样。所有你谈到的理由----它是一次补进回稳,它们正等待下周五的公布等理由基本都是胡扯,我的意思是写这些的家伙被人花钱请去发表那些评论,却没有人为他们所发表评论的真实性付钱。

 

问:比尔,按你的观点,有不同种类的直觉吗?

比尔:我认为直觉有不同的应用。我确信有各种不同层次的直觉。但我认为直觉是非常非常简单的,它只是与你周围发生的一切的某种协调一致。

 

问:我想那是一种身心放松的状态,使你可以获得新信息。实际上,当我们获得一种直觉时,正如你所知,它通常以一种似乎冲破围墙和突然出现的方式来到我们面前。

比尔:我很同意你的说法。我们非常小心注视的基本点之一是任何时候你都不允许信息进入,你把身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结果,在交易中产生了效果。这一点非常重要----不要让自己紧张,你必须保持注意力集中和放松。再有,我不对市场的走向表示不满。如果我要市场走这条路或另一条路,那么我是在遵循我自己的路。但下面这点很重要,即了解“我们正在走哪条路”。所以,我们依靠肉体和心灵的紧张非常小心地控制自己。我曾知道一位失败的交易商,他的交易没有获得所期待的成果,他也没有绷紧他的肌肉。

 

问:比尔,按你的看法,成功的交易商怎样发掘他们的直觉?他们怎样学会相信直觉以便在市场上更有效地从事经营?

比尔:我认为你刚才说的一个词是关键,即相信,信念,就像我们都相信太阳明天还会升起一样。我们不知道这是否可信,但我们最终相信它是的。一个年轻孩子不知道这一点,但他很快就学会了。我们谈论信念和偏见,正如我们对宇宙的信仰……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你能问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宇宙是一个友好的地方吗?我以为任何交易商能问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市场是个友好的地方吗?

 

问:你知道,那些不成功的交易商通常将市场看作是非常不友好的地方,他们将市场比作眼中刺,或野兽,或是货币切碎机,总之是各种隐喻和象征。

比尔:是的,充满危险。

 

问:对,充满危险,危险和毁灭。我曾与一位交易商一起工作,他把市场看成是致癌物。

比尔:一位交易商告诉我,市场是一头熊或一头大猩猩或某种对生命有威胁的东西。

 

问:我还清楚地记得我曾与之谈过话的一位交易商,他非常著名也很成功。他解释了自己的信仰系统是怎么回事。他确实相信交易所每早七点三十分铃声响起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使他和他的家庭更富有。

比尔:真不错。

 

问:他真的相信这一点。

比尔:我认为这种信念绝对是基本的。在任何你感到与市场敌对或与市场作战时,大多数交易商亦会有同感……那是个狗咬狗的市场,其他狗就是其他的交易商。相反,那些我们曾与之交往的真正优秀的交易商们的感觉正好相反。我们曾训练了超过500位新人,包括世界上最大交易所的行政副总裁和许多非常大的外围银行的首席交易商。这些人中的一部分实际上不需接受很多培训。但我们必须告诉所有这些交易商们的一件事是,他们需要具备两个基本特点:一是极大的自信,但同时他们又要非常谦虚,他们不炫耀自己,但确实是非常好,非常绅士派的人。当然,我们这里讨论的都是那些通过自己努力在市场上能够赚数百万美元的大交易商。我们的另一个告诫是他们应深怀感激之情。不是他们赚的这些钱,而是由于他们生活在一个激动人心并充满交易机会的时代。我的意思是他们应感激市场在早上开门使他们能经历参与其中的乐趣。

 

问:你所说的与我的经验完全一样,你以前提到过“相信”这个词,为什么对大多数交易商来说,相信他们的直觉,即使只在实用的层次上,承认直觉对他们取得成就之重要是如此困难呢?

比尔:我认为答案很简单,也很常见,那就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当你一步步从这个教育系统中走上来后,在解决问题、创造利润或创造某些新事物方面就有了很大不同。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被教育不相信我们的直觉。我们在英语课上,或其他课上,不得不为支持自己的论点引用某个其他人的观点并写下注释或文献目录。在其他文明中,人们更强调和相信直觉,他们在运用直觉为获取知识途径方面达到非凡的程度,我们称之为ESP或其他叫法,但那只是给它以理智化的形式,你在我们文化中大多数专业工作中越成功,例如,你是位律师,你就不得不引证以前的案例,而这一切都是反直觉的,因此,你成为一位成功的交易商就越困难。

 

问:你能举一个你曾帮其发展直觉的交易商的具体实例吗?你是怎样做的?

比尔:好的,事实上,我刚收到一个人发来的传真,他以前曾在这儿,几个月以前又访问过我们。他是个韩国人,韩国发生战争时他只有10岁,是个孤儿,没有父母,他的父母都死于战争。他被一个军士丢弃在一个垃圾车上。虽说他是个韩国人,却有个爱尔兰名字。他成了纽约市非常成功和著名的商业艺术家。然后,他决定经商,从事进出口,大部分是向阿拉伯国家出售。从那时起,他还进入了加利福尼亚房地产业,然后是证券交易。他在证券交易业最初的交易活动很困难,完全失败。但我要说,他现在干得非常好,在我收到的传真件上说,使一切发生改变的原因是他又一次触及了自己内心中的艺术灵感。

 

问:非常有趣!

比尔:你看,他现在是作为一个艺术家而非一个商人在从事交易。

 

问:你讲的支持了我的观点,我认为在市场上取得好成绩的交易商通常是在艺术的或审美的层次上从事交易活动。

比尔:我完全相信这一点。

 

问:你认为一个人能为加强其直觉接受什么特殊训练吗?

比尔:是的。

 

问:你能略加解释吗?因为我知道你曾做过研究,并极富经验,还参与有关的脑体关系课题研究。                                           

 

比尔:有一本由朱丽亚•凯莫瑞写的书,书名叫《艺术家之路》。我们将书中的部分内容,用于我们的课堂上和训练计划中,她的工作是帮助那些因某些原因创造性受到阻碍的艺术家,她在这方面做出了很大贡献。提到创造性,那正是我认为她的著作同样适用于交易商的原因。如果你赚不到利润,说明你与市场不合拍。换言之,至少在某些方面,你的创造性受到了阻碍。她的方法非常简单,我们的家庭曾一直这样干,每个在这儿工作的人平常也都这样干。在你早晨做任何其他事之前,在你吃早饭或除了冲澡以外做任何其他事之前,你首先应该坐下来,写上3页纸。你写什么都没有关系,那只是纯粹的意识流。如果你正在思考:“我的上帝,我不知道我要写什么?”你就写:“上帝,我不知道我要写什么。”每早你都这么做,一周七天,没有例外。做这些事似乎运用的是大脑左半球,它解除了我们头脑中所有的杂念。

 

问:它是不是就像一次洗脑?

比尔:完全正确!形容得很好。它变得有意思极了!你将对随之而来的洞察力感到吃惊。直觉开始出现。把这当作早晨做的第一件事,这样,你就为自己的交易,或无论什么事准备了一副清新的头脑。第二步,你应在周末或一周中的某个时间与自己安排个约会。现在,我们对此有所理解,我们称之为“内在交易商”,即IT。你自己做,不让任何其他人与你一直做,不让任何其他人闯入。无论做什么都靠自己。你去一家玩具店买个小动物,如果你愿意就和它玩。或者你去一家影院,或自己长时间地散步,你每天早上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部分停止你大脑左半球的工作。然后,到周末,与你自己的内心深处约会,你将意识到并了解你的大脑右半球!我听说爱因斯坦曾想知道为什么他的所有好主意都是在沐浴时突然来到他脑子里的。而当他坐在办公室的桌旁时却产生不出什么好想法。我认为这时也一样。有趣的是,当我自己开始按这种方式生活的第一天,我个人的交易活动也产生了一个飞跃。现在,它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有因果关系,我不在意。我的意思是无论是巧合,还是因果关系都没关系,事实是它确实发生了。我们几乎每天都得到这样的报告,说人们按照这些规则行事怎样帮助和改进了他们的交易活动。正如你已谈到的,这一点相当重要。

 

问:我由此推测直觉是与自信的精神状态紧密相联的,并且与你的下述观点相关联,即最高水准的交易是一种纯粹思考的经验。

比尔:说得好。

 

问:我认为与之最为相似的是体育运动,它与我们前面提到过的“流”一致。当运动员放松时,他们唯一真实的是自信,包括一个友好的世界,一个具有无限可能性的内在世界。有了这种精神状态,他们几乎注定会获得成功。当然,假定他们具有机械的或技术的能力,以及对行动的个人热情和激情。

比尔:我认为你是对的。我想还有另一个,也许是更为关键的一点,我们前面也提到的一个原则,即忠于你自己,不要欺骗自己,对直觉敞开思想的大门。如果欺骗自己,就是砰地关上了大门。

 

问: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大多数交易商都很难接受这一点,特别是在初学阶段。他们编造各种不可信的理由来使他们所做的错事合理化。

比尔:对。

 

问:你知道,他们错了这一点很清楚。但原谅随之而来:“我并不是真的错了,……只是,……等等”。所有这些都空洞无物。

比尔:那就是我所说的谎言。

 

问:我在艾德•托佩尔的《禅与市场》一书中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有一个非常简单的练习,他提供了3个数字:27、28和29。他问的问题是哪一个数字最大,哪一个数字最小,然后他说,如果你能够确定答案,你就准备好了参与交易。

比尔:是的,我同意,我喜欢那本书。

 

问:那么,你认为为什么多数人发现忠于自己是如此困难呢?

比尔:我认为应回到我们对混沌无序的讨论。显然,现在我真的是倾向于混沌科学,我根据它看待事物。那是我的做法。让我举个例子,假定你是个年轻人,你有个待你不够友好的母亲。她在你眼中是一个独裁形象,令你有点恐惧,你怕她,怕她的批评。于是你搞了一整套精妙的战略战术去对付这强大和具有威慑力的形象。有了这套战略后会发生什么呢?它成为抵制信息的战略,那就是组织,是反无序,不接受无序,你包裹起它,你已习惯了它,不再注意它。你长大了,认为人们不喜欢你,你将这种无意识带到市场上或无论哪儿。早上,你来到你的办公室,一切照旧进行,你办公室的每个人都在忙,所以他们没注意你。但你走进来,你认为没有人喜欢你,因为他们没有跳起来问候说:“你好吗?鲍勃。”你回答:“是的”。我知道,没有人喜欢我,现在你感到孤独,你无法与他们沟通。所有这些态度和行动都是结果,他们所做的是说鲍勃是个孤独者。你知道,他也不喜欢我们,所以我们称它为巴尔(BAR)综合症。意思是你有一种信念(B),这信念引起某种行动(A),这些行动又会通过其他人强化你的信念引起反应(R)。这同样适用于那些失败了的交易商。

 

问:当我与交易商们一起工作时,我总是告诉他们要考虑下述可能性,即你对自己的信念也许不必精确地反映实际。

比尔:是的,这很困难,因为它通常从无疑义

 

问:确是如此。比尔,根据你的观点,整体直觉与市场指示器相关吗?

比尔:我们发现的是没有直觉指示器,我们发现市场上对我们帮助最大的是基于混沌科学的趋势指示器。我们跟随的指示非常非常少。我们注视的是我们称之为平衡线的东西,是它在两种力量之间,一种推动价格上升,另一种推动价格下跌。我们注视的唯一趋势指标是量,那就是我们看到的一切。我们能在任何时间看任何市场,分析所有的图示,确切地知道在10秒钟或更短的时间内对每个项目做什么,我认为这点对我们能在瞬间进行市场操作至关重要。我们与之工作的大多数交易商做的是锁住市场。监视器是电子麻醉剂,它是非常容易上瘾的。他们在某些债券上做空头,然后就除了这些债券再不看其他东西。他们忽略了其他地方的机会。所以我认为从直觉的观点看,你前面的人们的信仰系统是所有这一切的基础,是对市场的基本信念。市场原则至少已延续了5000年,只要人们对价值和价格的看法存在不同观念,它大概还要继续下去。那些曾长期赚钱的人也可能不再赚,市场是中立的,它并不在意我是一个百万富翁还是今天要破产。自信的感觉,与市场成为一体的感觉,就像熟悉一条狗。如果你有一条非常凶狠的狗,你第一次看到它时也许吓得要死,但是随着你对它越熟悉,对它的习惯越了解,就越接近它,并且它也更接近了你,就不再害怕。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市场上。

 

问:我喜欢说市场更像一个可以抱在怀里的小狗。

比尔:是的,虽然几乎没有人那么干,大多数人把市场看成比它的实际面目更令人恐惧的东西。

 

问:非常感谢你,比尔,还有什么我们刚才没有谈及的有关直觉的东西吗?

比尔: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了。我相信并且告诉你这是一本重要的书。市场上有许多关于技术指示器的书,我们还利用我们刻板的系统,到处宣传它将使事情不同。我们被告知离开市场,我认为这劝告是错误的,跟随了一条错误的路。我认为,发展你的直觉,对市场信息敞开思想,将永远是交易的关键。

 

问:正如你所知,给交易商们更多发展大脑左半球的理由是很容易的。而让他们意识到成功的交易主要是更多的了解自己,这有些微妙,但可能更诚实。


客服热线

400-882-0628